外牆防漏

關於部落格
明式傢俱
  • 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手牽小手 共迎新年到


  本報訊 日前,杭州市丁蘭第五幼兒園舉行了一場大型親子游園活動。小朋友們與家長一起,大手牽小手,共同迎接2015年的到來。
  當天一早,孩子們首先進行了以“快樂每一天,健康動起來”為主題的早操比賽。伸伸胳膊踢踢腿,蹦蹦跳跳彎彎腰,小朋友們的早操做得可認真啦;接下來是游園活動。伴隨著主持人一聲“建構(搭積木)游園正式開始”,整個幼兒園頓時沸騰起來。家長們牽著寶貝,來回穿梭於幼兒園的各個班級,玩轉各個搭建積木小游戲;游園活動結束後,多功能廳又變成了美麗的“旋轉餐廳”,在美妙的音樂聲中,孩子們與家長一起開心地吃起了自助餐,共同度過這美好的時光。
  本報記者 方雲鳳
  本報通訊員 項寧丹
  (原標題:大手牽小手 共迎新年到)
繼續閱讀

聖誕老人給豪門送禮


  ▲漫天大雪中,曼城迎來難得的勝利。  (原標題:聖誕老人給豪門送禮)
繼續閱讀

總理推銷進入2.0時代


  長江商報消息 李克強今年5次出訪,已簽下1400億美元大單
  12月14日至2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踏上了哈薩克斯坦、塞爾維亞和泰國的土地,這也是他2014年的最後一次出訪。其間,中哈敲定的300多億美元大單和中泰鐵路合作“升級版”引起廣泛關註。
  總理年內五次出訪,截至目前已經“斬獲”至少近1400億美元大單。李克強今年出訪都簽了哪些大單?
  14日下午,李克強踏上哈薩克斯坦的土地才幾個小時,就和哈薩克斯坦總理馬西莫夫共同見證了兩國重要合作文件的簽署,總金額140億美元。通過這些協議,中哈將加強在哈原油開采方面的合作;兩國還決定成立合資公司開采哈鈾礦資源。15日一早,李克強與馬西莫夫共進早餐時,又敲定了一份180億美元的產能合作框架協議。
  記者盤點總理今年的五次出訪,截至目前,李克強已經帶回了至少近1400億美元的大單,其中最引人註目的是能源、基建、金融和民生領域,尤其是鐵路方面。
  鐵路方面最大金額的協議,是今年5月李克強訪非期間,中土集團獲得的尼日利亞131億美元鐵路大單,刷新了我國對外承包工程單體合同額最高紀錄。另外,蒙內鐵路、中俄高鐵、中泰鐵路的合作協議也是亮點。
  金額最高的大單,是訪問英國時,英國石油公司與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簽署的液化天然氣供應協議,達200億美元。根據此協議,自2019年起,英國石油公司將每年為中海油供應150萬噸天然氣,供應期限為20年。
  如果將“襯衫換飛機”的階段視作1.0時代,那麼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院陳鳳英認為,中國總理的“推銷”實際已經進入了2.0時代,也就是製造業和大項目走出去的階段。如果以後中國的服務、金融“一條龍”出去了,就到了3.0階段。
  (新京報)  (原標題:總理推銷進入2.0時代)
繼續閱讀

高鐵 “廉價盒飯”是三個出行的實際表現


  對於高鐵出售盒飯,社會輿論褒貶不一,各種出聲觀點不同,筆者認為,從客觀角度分析,從鐵路踐行“三個出行”常態化考量,高鐵出售盒飯應是得民心、順民意的具體行動和實際表現。
  首先,高鐵出售盒飯有無必要,隨著高鐵發展,8小時到達目的地的動車組占據了高鐵的主體,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健康自我保護意識的增強,乘客已經不滿足於泡麵配鹹菜、麵包就開水的簡單快餐,更註重飯菜的品質和營養結構,俗話說:“飽漢不知餓漢飢、一日三餐,一頓不吃餓得慌”對於5小時以上的旅程,高鐵供應簡單配餐不但有市場,更是為了旅客的健康著想的實際行動。 其次,對於高鐵配餐的價格,我們更應該考慮到運輸成本、人力、物力消耗。高鐵飯菜不比地上飯店,因為高鐵定員是有嚴格規定的,如果搭載盒飯,運輸成本勢必增加,服務人數必然增多,這些增加的人數、總量,不從配餐價格上消耗,鐵路只有賠本,適當提高配餐價格真是無可厚非的。
  高鐵配餐壟斷,筆者更是不能認同。動車上的商品沒有要求旅客必須購買,而且允許旅客自帶食品上車的,怎麼能稱之為壟斷呢?至於不允許非列車人員銷售商品,筆者認為這也是從旅客的身體健康來考慮吧,如果任何人都可以在火車上出售商品,那麼旅客的人身安全誰來負責呢?對於運輸行業,無論航空、鐵路還是公路,都在努力改善自己的經營方式,改進技術設備,提高服務水平,但眾口難調,總有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人與人之間需要相互理解與寬容,對高鐵供應旅客配餐,更需要從客觀角度分析研判,得出結論,絕不可妄加評論,說三道四了。  (原標題:高鐵 “廉價盒飯”是三個出行的實際表現)
繼續閱讀

烏魯木齊小伙要結婚新房屋頂被淹 粉刷屋頂誰買單


  新疆都市報訊 婚禮前一周剛裝修好的新房屋頂大面積被水浸泡,去索賠時卻發現樓上的業主還未入住。在物業和開發商互相推脫的情況下,為了不延誤婚期,小盧只好自己花錢重新粉刷了屋頂。現在事情雖然過去了一年,但只要想起此事,小盧的心裡就不舒服。
  小盧是西山佳雨i城小區A2-401的住戶,10月19日上午,他將記者請進房屋,拿出重新粉刷屋頂的收據,並將入住新房的煩心經歷娓娓道來。
  原來新房屋延期交工,為了不延誤婚期,小盧和開發商協商在房屋交工前40天入住裝修房屋。可沒想到的是,2013年11月15日,房屋剛裝修好,客廳、卧室和衛生間的屋頂就被水給泡壞了。看著屋頂上不斷滲開的水印和浮起的牆皮,小盧急了,他趕緊去找樓上的住戶,結果發現樓上的業主還未入住。眼看著11月24日婚期就到了,沒辦法他只得自己將泡壞的屋頂重新刷了一遍。
  小盧說:“我剛裝修好的新房被迫返工,近千元的損失費誰來承擔?房屋的質量讓我們怎麼放心呢?”
  無獨有偶,今年1月,B2-901的住戶李鳳玲也遇到同樣的事情,不過,她家還未辦理入住手續,樓下的住戶就因為房屋被淹的事情找到了她。她說:“樓下被淹後,我找開發商給我寫一個樓下住戶被淹和我無關的證詞,可是他們不同意。”
  對此,記者找到了該小區佳雨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的負責人蒙某,他說:“等我和住戶聯繫,核實完情況後再處理。”
  就未住房屋漏水給他人造成損失一事,北京大成(烏魯木齊)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馬艷玲說:“商品房臨住或未住前發生漏水,一般是由於防水沒做好造成的。業主和開發商簽訂了購房合同,造成的損失可以直接找開發商承擔。而開發商和施工方之間有協議,他們可以另外找施工方擔責任。  (原標題:烏魯木齊小伙要結婚新房屋頂被淹 粉刷屋頂誰買單)
繼續閱讀

海警編隊巡航 我釣魚島領海


  據新華社北京10月18日電根據國家海洋局網站發佈的消息,10月18日,中國海警2305、2101、2112艦船編隊在我釣魚島領海內巡航。
  (原標題:海警編隊巡航 我釣魚島領海)
繼續閱讀

日航、國航紀念中日通航40年 望促進中日友好


  【環球網報道 實習記者 馬麗】據日本共同社9月29日報道,日本和中國大陸間旅客定期航線於中日邦交正常化後的1974年首飛,29日迎來開通40周年。日本航空和中國國際航空為此在成田機場舉行了紀念儀式。
  除兩家公司人士外,日本國土交通省、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等相關人員共約50人出席了儀式。日航董事長大西賢致辭表示:“作為連接日本和中國的橋梁執飛至今。今後也希望為兩國友好關係的發展做出貢獻。”
  另據日本新聞網消息稱,紀念儀式29日上午在飛往北京的航班出發口舉行。日航空姐身穿40年前的空姐服,向乘客們贈送紀念品。
  1972年邦交正常化時中國嚮日本贈送了大熊貓,日航使用特別航班負責了運輸工作。1974年開設了連接北京、上海、東京和大阪4個城市的航線。  (原標題:日航、國航紀念中日通航40年 望促進中日友好)
繼續閱讀

環球速遞


  □支林飛(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美國與阿拉伯伙伴國22日開始對敘利亞境內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展開空中打擊後,美國國防部的相關聲明和新聞發佈會都提到了一個陌生組織的名字——“呼羅珊”。五角大樓方面特別指出,美軍方“單獨”對“呼羅珊”目標實施了空襲,以挫敗其試圖對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發動恐怖襲擊的圖謀。
  最早提到“呼羅珊”這個名字的是美國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他本月18日在華盛頓的一次情報會議上披露,如果比較對美國本土構成的恐怖威脅程度,“呼羅珊”的威脅比“伊斯蘭國”更加直接!
  “呼羅珊”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組織?它為什麼讓美國人如此擔憂?
  首要目標襲擊西方國家
  美國近來將主要精力放在打擊活躍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的“伊斯蘭國”上,但一些情報官員和安全專家擔憂,過度關註“伊斯蘭國”,可能使美國反恐工作出現偏差,因為“伊斯蘭國”只專註於鞏固其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戰果,無意直接對美國及西方國家發動恐怖襲擊。實際上,更直接的恐怖威脅來自類似“呼羅珊”和“基地”組織在敘利亞分支“救國陣線”等規模更小的極端組織。
  有關“呼羅珊”的公開信息很少,但根據美國防部、國務院和情報官員陸續透露的一些信息,可以大致拼湊出這個神秘組織的模樣:“呼羅珊”取名於一個古伊斯蘭國的名字,由一群“資深”的“基地”組織前成員組成。
  美國媒體援引官方消息說,許多“呼羅珊”的成員是來自中東、南亞和北非地區的前“基地”組織成員。與“伊斯蘭國”不同,該組織的首要目標是對美國和西方國家發動恐怖襲擊。
  襲擊威脅已經“迫在眉睫”
  五角大樓發言人柯比表示,“呼羅珊”是一個由資深“基地”組織成員組成的網絡,所謀劃針對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恐怖襲擊威脅已經到了“迫在眉睫”的程度。美國總統安全事務副助理布林肯表示,“呼羅珊”的成員曾在巴基斯坦、車臣、阿富汗和北非等地區參戰,利用敘利亞亂局而在該國建立基地,專心策劃針對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恐怖襲擊,而且相關計劃已到了“十分成熟”的階段。
  “呼羅珊”的頭目是33歲的“基地”組織成員穆赫辛·法德利。美國情報部門已跟蹤法德利19多年,並於2005年將他列入恐怖主義分子黑名單。美國國務院2012年懸賞700萬美元以換取有助抓捕他的情報。
  法德利是科威特人,與前“基地”組織頭目本·拉丹關係密切,是“9·11”恐怖襲擊前就知曉相關計劃的少數“基地”核心成員之一。“9·11”事件後,法德利曾長期藏匿在伊朗,擔任“基地”組織伊朗分支頭目。
  法德利擅長利用自己與科威特富裕捐款人的特殊關係籌集恐怖活動資金,併在跨境走私資金和人員方面擁有豐富經驗。他涉嫌參與也門極端分子2002年10月對一艘法國油輪的自殺性襲擊行動。
  近年來敘利亞戰事不斷,國內局勢動蕩,成為各類反叛武裝和恐怖組織的活動天堂。它們紛紛來此建立基地,壯大勢力。法德利也在其中,於2013年4月來到敘利亞。他先是加入“基地”組織敘利亞分支機構“救國陣線”,後來又與其分道揚鑣,成立了激進組織“呼羅珊”。
  成員潛伏西方國家境內
  “呼羅珊”名聲不大,規模也小,在美國官員口中卻極具威脅,是多重因素所致。首先,該組織潛心研究炸彈製作技術。據稱“基地”組織頭號炸彈專家易卜拉欣·阿西里可能已向“呼羅珊”成員傳授了製作炸彈的技術,包括製作以牙膏、洗漱用具、衣服等為偽裝的炸彈。這類炸彈有可能躲過機場安檢,由恐怖分子帶上飛往美國或其他西方國家的航班,實施襲擊。
  其次,“呼羅珊”通過網絡社交媒體等手段,發展了一些持西方國家護照的極端分子為成員,以利用他們可以不用簽證直接進入美國境內的優勢。情報部門懷疑目前已有一些“呼羅珊”成員潛伏在美國等西方國家境內,隨時可能發動襲擊。  (原標題:美國:“呼羅珊”的威脅比IS更直接)
繼續閱讀

新疆時隔22年再發現伊犁鼠兔 預計不到千隻近乎瀕危


   晝伏夜出行跡神秘 食用毒草卻為哪般
   伊犁鼠兔剩下不到千隻
   亞心網訊 (首席記者範瓊燕)伊犁鼠兔有夜行習性,以毒草草烏為食,它的天敵是石貂和白鼬……日前,科考人員首次採用紅外相機觀測伊犁鼠兔生存狀況,並有許多重大發現。
  9月14日,在新疆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新疆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新疆生態學會副秘書長李維東和“秘境守護者”公益組織志願者組成的科考隊員,與大家分享了這次伊犁鼠兔科學考察的部分成果。
  這次科考首次採用紅外線觸發相機觀測伊犁鼠兔,並拍到活體照片、錄像,而在此前22年裡,科學家只追蹤到它各種活動的蹤跡。

  今年7月11日,精河縣吉普克山區伊犁鼠兔定位觀察點,在科考隊員布設紅外相機時,意外發現了一隻鼠兔,當時它很警覺,豎著小耳朵,科考隊員立即拍下了這隻可愛的“萌兔”照片。(圖/由李維東提供)
  借助於紅外相機,科考隊取得許多發現,如伊犁鼠兔是獨行俠且活動範圍較大,領地意識強,走到哪裡都要留下糞便、尿跡等標記;伊犁鼠兔以毒草草烏為食;在野外證實了伊犁鼠兔的夜行習性,從而推翻科學界認為其為晝行動物的論斷,它的夜行習性也是多年來只見蹤跡不見活物的原因之一,通過紅外相機,還拍攝到了石貂和白鼬為伊犁鼠兔天敵的直接證據。
  李維東介紹說,通過這次科考,他們還發現伊犁鼠兔的棲息地已縮減一半以上,種群數量不到千隻。
  李維東說,早先,伊犁鼠兔在沿天山以北的尼勒克、精河、烏蘇、沙灣、瑪納斯、呼圖壁、昌吉、烏魯木齊、和靜等9個縣市,以及天山以南的拜城、庫車、輪台等3縣都有分佈,他在這些棲息地確定了13個定位觀察點,而在這次考察中,只有5個觀察點發現伊犁鼠兔蹤跡。
  “最初伊犁鼠兔種群數量有3000餘只,2010年考察時數量僅有1030只左右,這次根據分佈區占有面積的變化來推測,種群數量不到千隻,具體數據要等這次考察所有信息彙總後才能得出。”李維東說。
  據瞭解,這次科考所用紅外相機是由“秘境守護者”公益組織從民間募集資助獲得,該組織負責人吳雯介紹,資金多為全國各地的家長以孩子名義資助,他們的孩子們都非常喜歡這種小動物,希望它不要從地球上消失。
  □繼續閱讀
  吃毒草由於“生存壓力”?
  李維東對伊犁鼠兔進行了30餘年的研究,1989年還從野外帶回一隻伊犁鼠兔飼養10個多月,通過觀察習性發表了多篇論文。
  李維東發現伊犁鼠兔喜食芳香的植物,如雪蓮、青蘭、紅景天,在家飼養沒有這些植物時,伊犁鼠兔最喜歡吃芹菜,這表明它喜歡吃有明顯氣味特征的植物。
  但在這次科考中,科考隊員發現伊犁鼠兔秋季貯存過冬食物時,其中竟然有有毒的草烏,且沒有發現伊犁鼠兔因食毒草死亡的情況。
  受放牧範圍擴大的影響,牛羊侵占了伊犁鼠兔的生存空間,在一些高山上,只有牛羊不吃的毒草瘋長,因此,李維東懷疑伊犁鼠兔為了生存才開始吃毒草,身體也漸漸產生耐毒能力,但這需要進一步的考察來證實。
  近親繁殖讓伊犁鼠兔退化
  伊犁鼠兔是高寒生態系統中的一個奇異群體,國內外科學家已將伊犁鼠兔作為氣候變化的“晴雨表”,通過伊犁鼠兔種群數量的變化證實與氣候變化之間的關係。
  李維東介紹,伊犁鼠兔喜歡在寒冷的地方生活,但是由於全球氣候變暖等原因,新疆天山山區的冰川退縮加速,雪線明顯上升,第四紀冰期後,伊犁鼠兔逐漸退縮到天山高海拔的裸岩山峰上,呈高度片斷化分佈,對生存極為不利。如烏魯木齊一號冰川伊犁鼠兔殘存的分佈區內的種群數量就呈驟減趨勢,而最早發現伊犁鼠兔的尼勒克模式標本產地的伊犁鼠兔已經滅絕多年。
  李維東說,喜歡獨行的伊犁鼠兔是一種沉默不叫的動物,數量少且呈高度片斷化分佈的種群造成其只能依靠近親繁殖,近親繁殖又造成種群退化。
  伊犁鼠兔命名花了三年
  伊犁鼠兔是新疆環境保護科學研究院副研究員李維東(當時在伊犁地區衛生防疫部門工作)1983年在天山發現並命名的一個新物種,從發現到命名用了3年的時間。
  一個新物種命名是個非常嚴謹的過程,只有一個標本不能排除該個體是由基因變異的可能,同時生物命名在國際上都有法規,動物方面有專門的《國際動物命名法則》。伊犁鼠兔的發現和命名,這是在動物史冊上一個由中國人命名的特有物種。
  李維東第一次發現伊犁鼠兔採集樣本後,兩年後才採集了2號、3號伊犁鼠兔標本,到1986年12月,由李維東和馬勇正式命名為:伊犁鼠兔,拉丁學名為:OchotonailiensisLietMa,1986。
  李維東說,雖然伊犁鼠兔是一個新種動物,但其實它是一種古老、殘留、外形美貌、發現很晚的兔形目珍稀動物,僅分佈在我國天山高海拔裸岩區,只是非常可惜的是發現之時起就已處於瀕臨滅絕的狀態。
  伊犁鼠兔是中國特有物種,僅存於我國新疆的天山山區,2008年被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列入瀕危物種紅色目錄之中。
  ?  (原標題:新疆時隔22年再發現伊犁鼠兔 預計不到千隻近乎瀕危)
繼續閱讀

富蘊:哈薩克刺繡撐起婦女經濟半邊天


  阿克依額克刺繡合作社是富蘊縣於2012年政府出資成立的專業合作社。8月7日下午,記者在該合作社看到,來自喀拉布勒根鄉闊克鐵列克村富民刺繡專業合作社社長賽朗古麗正在把一百多件各式各樣的哈薩克刺繡作品交到古麗拉?依曼別克的手中,並詳細洽談後一階段的訂單。
  賽朗古麗作為富民刺繡專業合作社的社長,她在該村有著很高的威望和信譽,在她引導下,該村的婦女基本都加入到了哈薩克刺繡這個行列。
  “我們村的這些農村婦女,往年在家除了做些簡單的事務之外,基本上沒有別的事情可做,自然也就沒有任何的收入。自從前兩年有了刺繡合作社,村上的婦女基本上都加入了進來,一年的收入多的可以拿到三四萬,一般的也能拿到兩萬元。”賽朗古麗說:“為了鼓勵我們發展刺繡,鄉政府十分支持我們合作社的發展,每年都會邀請刺繡行家對我們進行系統的培訓,幫助我們拓寬銷路。”
  加娜爾汗是闊克鐵列克村的村民,是依托刺繡改變了一家人生活貧困狀況的典型之一。自從近兩年加入到合作社後,她一個季度下來的收入就超過了萬元,成了一個五口之家的主要收入來源。
  “縣上大力扶持發展刺繡,我們這才有了機會參加培訓和學習,掌握了這一技之長之後,我們每天在合作社都有事可做,做好的產品也不愁銷路,只要送到縣上的合作社就可以了。在旅游旺季的時候,一個月下來少說也能有三四千塊錢的收入。”加娜爾汗說。
  其實,不僅在喀拉布勒根鄉,在富蘊縣的各個鄉(鎮)目前都成立有或大或小的哈薩克刺繡專業合作社,為農村婦女提供了暢通的增收渠道,也為發揚哈薩克刺繡這項傳統的技藝奠定了基礎。
  “富蘊縣作為一個以哈薩克族為主的少數民族地區,哈薩克刺繡不僅撐起婦女經濟半邊天,還逐漸成了當地刺繡業的一個品牌,它既接受了現代化的刺繡工藝,又結合了本民族的特點,逐漸形成自已獨特的風韻,不刻意追求寫實,而追求美的幻想和誇張,無論是圖紋還是配色,都帶有濃郁的民族特色。”古麗拉?依曼別克說:“哈薩克刺繡,圖紋主要取材於各種動物、花果及吉祥喜慶的哈薩克文、漢字等,往往連環對稱。一件精美的哈薩克族刺繡,要花數十日甚至上百日才能完成。”  (原標題:富蘊:哈薩克刺繡撐起婦女經濟半邊天)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